在2015年7月与9月,国务院接连发布两项与医疗改革密切相关的文件,即《关于积极推进“互联网+”行动的指导意见》和《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》。鼓励医疗机构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、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。初衷是解决分级诊疗和贫困地方医疗资源缺乏的问题。

继2015年12月全国首个互联网医院——乌镇互联网医院发布掀起一阵浪潮之后,时隔两年多,2018年4月25日,国务院又发布了关于“促进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的意见,再一次把互联网医院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2018年4月25日,国务院发布了促进“互联网+医疗健康”发展的《意见》中提出了两种互联网医院模式: 第一种模式是以医疗机构为主体,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拓展服务时间和空间,把互联网医院作为医疗机构的第二名称。 分为两小类型:(1)医院自建平台,把部分医生搬到网上,进行网上问诊服务。典型例子有浙一互联网医院由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主导,引进软件,开展网上诊所。(2)由医院主导,但第三方平台提供技术服务。典型例子是深圳市宝安中医院网上医院,深圳宝安中医院提供诊疗服务(在线问诊、开电子处方),健康160提供技术支持,提供药品配送。 第二种是一些互联网公司和企业已经申办了互联网医院,利用互联网公司提供的平台,为患者提供服务。典型例子有:好大夫的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、微医的宁夏互联网医院、银川丁香互联网医院、春雨的银川春雨互联网医院、京东的银川京东互联网医院、安心医生的银川云海翼互联网医院等17家互联网医院。其中微医集团是在互联网医院体系下最活跃的互联网企业,其旗下有21家互联医院(包括合作的)